【不跟這樣的女人交朋友】 | 淡如看人生 | 吳淡如

我和媛媛是工作上認識的朋友,媛媛反應靈敏,很幽默,講義氣,直爽,以她的特質,事業經營得有聲有色。
 
馨馨則是媛媛介紹我認識的。馨馨是媛媛青少年時期的閨中密友,一直到現在還保持著很密切的連絡,馨馨很愛傾聽人家的心事,兩人的感情好到可以講到一起抱頭痛哭。
 
我自小不會對手帕交傾吐所有心事,而且因為自己老愛強作鎮定的緣故,也從來没有什麼「陪哭」的朋友,友人都是理性一族。所以本來很羨慕她們的關係。
 
然而當我與馨馨有了一些工作上的接觸之後,我才發現,她們的友誼是「另外一回事」。
 
馨馨常主動跟我說起媛媛。在我完全没有探問的狀況下。我在她口裡聽到了各式各樣有關媛媛的悲慘故事。最讓我覺得意外的事,她用的是一種淡淡的嘲謔口吻:「妳真不知道她以前有多糟,多没自信…她以前在學校只是我的跟班而已…」也說到媛媛的婚姻狀況並不是那麼的好,「她跟我說,老公很少碰她…」事涉隱寸,她卻說得津津有味。
 
媛媛不在面前時,馨馨變成一隻不斷唱衰自己好友的烏鴉。
 
後來,媛媛真的宣佈離婚了。馨馨一邊說著這件事,眼神裡煥發著喜悅的光芒:「我早就知道會這樣…那個男人,不好!」
 
為什麼?這是我第一次發問。媛媛丈夫本也出身書香世家,看來溫文儒雅。
 
「幾年前,我家裡出了點問題。我看媛媛事業那麼順利,心想跟她借點來周轉,應該是九牛一毛,於是,我在她跟我說,完成了一個大生意時,跟她調了一百萬。没想到過了幾個月,媛媛就來問我,我何時要還?因為她那愛管財務的丈夫,一直在追問這筆帳款…從那一天起,我就看穿了這個男人,我好恨他!」她講得激動起來:「他摧毁了我們的友誼,他跟媛媛結婚,根本只是愛上她有錢!離婚,太好了!我真為媛媛感到高興!」
 
我感到毛骨悚然。這樣的友誼…馨馨對媛媛的妒嫉與控制,顯然已超越了友誼許多…
 
或許就因為這樣的朋友,以閨蜜身份不斷的在媛媛耳朵「進言」,以致於她没有辦法在婚姻的爭執中踩剎車,最後,終於落入了某種圈套。
 
真是「有這樣的朋友,誰還需要敵人?」
 
我也慶幸没有這種可以抱在一起哭的朋友。誰知道她陪妳掉眼淚時,心裡是否笑得燦爛?
 
我相信女人與女人之間,絕對有真實友誼。人生苦短,有些朋友,還是不要比較好。那些專門打擊妳自信、話中帶酸、勢利、要幫忙只動嘴、挑撥離間的,不值得。
 
明裡親熱,暗地裡拿她一生和你較勁,還真是女性友誼中的某種特殊成色之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