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老是有隻九官鳥】 | 淡如看人生 | 吳淡如

剛上班的郁敏,做事認真,但搞不懂所謂的人際關係。
 
坐在她對面和旁邊的,都是年紀大她十歲以上的大姐級人物。兩人都對她很好…
 
表面上。
 
某一天,A大姐對她說:喂,不要告訴人家是我跟妳說的,那個B曾說,妳這個人最討厭的地方,就是自以為了不起,有一股驕氣。
 
「我…我哪裡有驕氣!」郁敏想:B對我很好,我也以禮相待,為什麼她要這麼說我,於是回了一句真話:「她如果說我有驕氣,就不要把工作推給我做,我以後也不幫她收爛攤子了!」
 
B偶爾會溜出去洗頭髮,或藉口家裡有事要準時下班,把該準時完成的工作「託」給郁敏完成。
 
郁敏心想,自己新來,也不計較,而B也常幫她帶午餐為回報,兩人相處還算其樂融融。B竟然私下這麼說她,也太過河拆橋!
 
從這天之後,她和B之間就充滿著一種奇怪的氣氛。一周後,B先打破僵局:「妳為什麼要告訴別人,都是妳在幫我收爛攤子?」
 
這會兒,郁敏知道,是誰在挑撥離間了。還好她和B都願「把話說開」,兩人約了個時間說清楚講明白,果然是A一直在從事斷章取義的傳播工作。仔細研究原因,可能是A怕她和B太好,自己就變得孤立。兩人說開,没事了。
 
郁敏從此有個警惕:不要聽一面之詞。
 
婚後。某年過年,在婆婆家圍爐,大年初一,婆婆上香去了,剩郁敏和大嫂在張羅吃喝。大嫂忽然低聲對她說:「我有句話要跟妳講,妳可不要去問婆婆,妳覺得她對妳很好?其實妳要進門時,她很反對的…她怕妳老公老實,没法應付妳這種看來兇巴巴的女人…」
 
剛一聽,郁敏火冒三丈,婆婆一直對她很好呀,抓著她的手對她說,快嫁到我們家來,我會把妳當女兒看,怎想到菩薩臉下會有奸笑?
 
切菜差點切到手指!然而,她忽然懂了:這又是一種「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的誇大,婆婆可能無意間講了些什麼,而嫂嫂就拿著雞毛當令箭,來分裂婆媳關係。嫂嫂的心結恐怕也在於:怕她在婆婆眼中重要性勝過自己。
 
女人和女人之間,確有一種異於男人的友誼。
 
叫做「不要告訴人家是我告訴妳的」。
 
講明一點,這是挑撥離間,不過,說話的女人常自以為正義:如果没有我告訴妳,妳恐怕一輩子裡埋在鼔裡!
 
其實,埋在鼔裡不是很好嗎?人的關係再好,都可能在私底下有些嘮嘮叨叨或喃喃自語,如果被有心人拿去傳了,就會變成兇器。
 
這種人不叫烏鴉,比較像也黑成一片的九官鳥,專學話。搞得你生氣,而她暗自得意,但其實對她而言,也是損人不利己。
 
敬而遠之,聽她的就輸了,最好深呼吸,別當一回事。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