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邊的兩面人】 | 淡如談感情 | 吳淡如

婚姻的最後一個YES,點頭時的確要有點昏頭。要一個越來越理性的人昏頭很不容易。銀芬一直想結婚,但在決定對象上,也一直被理性所擋。
 
一年前,好不容易認識一位互相看得順眼的男子,但婚事又被一件小小的事情卡住了。
 
「話說三個月前,我們和另一對朋友們相約去荷蘭旅行。我在荷蘭不知得了什麼失心瘋,買了很多彩繪的木鞋,想要回家裝飾一面牆,買到渾然忘我,他也很開心的幫我提,幫我選…」
 
當時是一點問題也没有,但到了婚前,兩人開始重新裝潢房子的時候,身為室內設計師的他,卻不許她把木鞋釘掛到牆面上去。「妳不覺得,這些東西彩繪得很俗氣嗎?放上去,完全破壞構圖。」
 
他又加上這一句:「當時妳買的時候,我就懷疑妳的品味,没有想到妳還買了這麼多!」
 
「當時,你為什麼不直接說,你為什麼還幫我挑,有些是你挑的啊!」
 
「我只是幫妳挑妳選的之中比較不醜的!」他解釋。
 
銀芬氣炸了。「這不是兩面人,是什麼?他的真實意見,都不會在第一時間點告訴我!」
 
男人也有他的理由:「我不當面說,是怕掃興!」
 
或許,這不叫兩面人。男人有時隱藏住真話,是因為事不關己時,何必惹麻煩,但若將來他要和妳共度餘生,最佳決策是說出真話。
 
馬上發作,會當場翻臉;醞釀期太長,又讓另一半覺得他「陰險」。
 
其實女人還不是一樣。當男友時,没那麼愛管;變成另一半時,要她不念就很困難,因為此時若不表態,恐怕要忍個天長地久!
 
這種「兩面人」,是自然形成的,並非故意要戴上面具。其實,就算我們讚美一個人毫不虛偽「對誰都一視同仁」,到底也還是有細微不同。
 
人都不只一面,有時是因為「時間」改變(情人與老伴要求絕對不同),有時是因為;有時是因「空間」不同,一個在家裡對小孩說疊聲字的父親可能是個執勤異常兇猛的警官。
 
人也可能人前人後兩張臉:在影劇圈多年,我也看多了各種怪現象,有女星在銀幕上喋喋不休,私底下卻惜話如金;出現時就是個諧星,本質其實是個文青;也有大明星給大眾印象和藹可親,但在工作人員眼中是難搞第一名;也遇過一些合作對象,表面上十分大度,暗地裡放狗咬人。
 
比較嚴重的兩面人,是那麼一關起門來EQ就變得極差的人。比如在校明明是個受歡迎的老師,在家卻是精神與語言暴力兼施;交朋友老搶單人人稱許,慈善捐獻總一大筆,對家人卻吝嗇薄情得要命;如果他表現得過度極端,人格分裂到讓人望之興嘆,連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那你就萬萬別說服自己可以適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