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有反應與太没反應】 | 淡如看人生 | 吳淡如

玉兒和泰豐到網路上好評頗多的餐廳吃飯。
 
這周日,不知是不是天氣太好,這家餐廳早就人滿為患。「麻煩您給我電話,登記候位姓名。」泰豐問:「我們要等多久?」
 
「不知道吔。」站在門口的服務生看來兩眼茫然,没有表情。
 
「那你總可以告訴我前面候位有幾組吧?」泰豐又問。
 
服務生瞄了眼密密麻麻的登記表:「嗯…大概三十幾四十組…」
 
「這樣我們可以在一個小時內吃到中飯嗎?」
 
這服務生開始接手機。泰豐又問了幾個問題,他都像没聽見似的。
 
泰豐生氣了,拉走玉兒:「走,我們離開這家爛餐廳!哪有人這樣,一點反應也没有…」
 
玉兒並没有生氣,她的嘴角帶著神祕微笑,想到了某件事情。
 
有些事情很奧妙,我們自己常做,卻容不得別人做一絲絲。
 
她想到,雖然泰豐算是個不錯的老公,他很負責任,很正直,但是…
 
他也常用「没有表情」「没有回答」「好像没有聽到」來對待她。她自認為不是個嚕囌的女人,有些只想告知他一些事,有時想跟他聊聊天,但也許他上班累了,或開車想要專心點,她的話語像水一樣被吸進綿密的砂子裡,没有接收到一點回應的聲音。
 
所以她會再講一遍。
 
「剛我有聽到啊。」
 
「那你為什麼没有反應?」
 
他的答案是,他並不知道他一定要有反應。他以為只有帶問號的問題才必須回答,她跟他說話,他不必要有反應。
 
這對女人而言,是不可思議的,對男人而言,聽長官說話或訓話没有反應是理所當然。
 
這歸因於他長在一個陽剛家庭。一個不聊天的家庭。
 
去他家吃年夜飯也好可怕,如果她不講話,大家一句話也不聊,好像在遵守「吃飯不說話才健康」的訓示似的。
 
她明白,所以可以體諒,雖然還是偶爾會把他的這種没反應的習慣解讀為「把我當空氣啊」「我是否哪裡得罪你啊」而有點不高興。
 
玉兒是個懂的人,她没有在當場點破這一點。到某天他看來心情還不錯的時候,她才告訴他:你會因為服務生没反應,覺得他不尊敬你,我說話你没反應,我也有被漠視的感覺啊。
 
他掻掻頭說抱歉,儘量改。
 
她明白,來自原生家庭的習慣,要立刻改很難。
 
說不定,他也覺得她「太有反應了」。她來自一個熱情的家庭,當家庭裡的成員發生事情時,大家嗓門都很大,同理心都很足,在他眼裡,也很像一齣狗血連續劇。
 
就是這種冷熱中和,才讓他們維持一個穩定的家吧。
 
太没反應,家庭很冷漠,没有感情滋養家中蓬勃生氣。
太有反應,家庭很不平靜,常慌成一團做不出理智決定。
 
最美好的相處平衡,就是有人冷靜,有人熱情,並且願意為對方改變那可以改變的一點點。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