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別在海底撈針】 | 淡如談感情 | 吳淡如

這是很常發生的事。
 
結婚周年,慧君收到頌剛的禮物。
 
一打開,欣喜的一張臉馬上垮下來。頌剛在她背後,像一隻辛苦撿了飛盤回來等著被摸頭的小獵犬。
 
這…
 
「我託人家出國買的!妳不是說妳喜歡鱷魚皮包嗎?妳有一次看到妳姐拿,一直說她錢多命好,我就給妳買回來啦。」
 
我的媽呀。慧君要很忍耐,才没有尖叫。
 
「謝謝…」她故作鎮定。
 
真是可怕。手上的這個鱷魚包,還有鱷魚的背鰭,沈重,褐黑,她真的很後悔,在他面前說過喜歡姐姐的鱷魚包這種話。姐姐的鱷魚包,是愛馬士柏金包。
 
一個月前,他就說他會託人從國外帶驚喜給她。没料到他朋友是去泰國而不是法國。
 
頌剛還一直嘖嘖讚賞這包,說這咖啡色包,絕對是真皮,她姐姐那個是紅色的,「像假的不好看!」
 
頌剛是個醫生,一個很認真在教學醫院工作的宅男,他真的不知道什麼名不名牌,流不流行。慧君看著他,淚流滿面,頌剛把她擁入懷裡,以為她真的是感動了。他自己真的捨不得花錢,這幾萬塊也花得讓他好心痛,但是他真的想看到新婚妻子的眼神。
 
慧君把這個鱷魚包藏在衣櫃最後頭,用幾層袋子包起來,心知老公心意無價,醜東西就讓它永遠安息。
 
但頌剛没有忘記。岳父大人要他們回家,參加家族聚餐,讓頌剛想起那包:「啊,我送妳的那個包,都没看到妳帶…」
 
「這…」慧君的淚水又在眼眶中打轉,虧她聰明,反應快:「噢,那個比較適合天氣冷的時候戴,那是冬天用的。」
 
回到娘家,姐姐又拎了個橘紅色的鴕鳥皮柏金包。慧君發誓自己不再多看它一眼,以免又生事端。但是,頌剛看到了。
 
頌剛像一個做了好事、卻覺得還没被獎賞夠的小孩,對姐姐說:「姐姐,妳不要再帶新包來了,不然小君也會想要一個…這個長青春痘般的皮,是誰的皮呀?」
 
姐姐說是鴕鳥皮。没有鱷魚皮貴。
 
頌剛說:「那就好!」接下來喃喃自語:「我知道,鴕鳥皮南非最便宜!下次我有朋友要去南非的話,我就託他買慧君的生日禮物…」
 
「不要,我真的不喜歡鴕鳥皮!」慧君趕緊主動說明。不行,不能再讓自己的衣櫥變成醜包的墳塚,不行…
 
生日要到前的一個月,她主動告訴他,她的iphone該換了,如果他能夠送新款,她會很高興。頌剛人真好,自己捨不得換,先幫她換新。
 
慧君的故事讓我明白,哀鳳救了很多情人,至少拿它當禮物,男女都覺得實用又無副作用。
 
雖說很多東西是無價之寶,我們到底希望它可以在陽光下露臉。如果他真的在大海裡撈不到妳想要的針,那麼,請直接給他網子和一個小臉盆,他好撈,妳當賢妻也當得安穩。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