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情緒的舵手 | 吳淡如

據說好萊塢女明星珊卓布拉克,不但能在大銀幕上扮演開心果,私底下也是一個很有幽默感的人。

有一次她跟朋友到紐約某著名舞廳跳舞,享有名人特殊待遇的她,正與朋友有說有笑的穿越大排長龍等待進場的人時,有位排隊排得火氣很大、看她不順眼的男士忽然出聲對她說:「喂,妳演的電影實在太難看了,妳應該把電影票的錢賠我!」

這種狀況的確很另人窘迫,一般名人要不翻臉發火,就是當他是瘋狗,但免不了會自嘆倒楣,說不定連舞也跳不下去了。但珊卓布拉克竟然停了下來,對那位男子微笑,說:「沒問題!」接著她真的打開了皮包,準備掏出錢來。這下子難堪的可換成該男子了,他立即不好意思的向珊卓道歉:「對不起….我只是開玩笑而已!」

一場可能的衝突就這樣化解了,影迷們爭著和她拍照要簽名。肯定的是,這晚她又多了不少死忠的擁護者。

這是做情緒舵手的最佳真實案例之一。

能有這樣的修養和幽默感並不容易。在人與人密切交往的社會中,我們好像是躲避球遊戲的場中客,常被來自外界的情緒變化球打到身上,成為無辜受害者。被情緒變化球打到的時候,我們總免不了又痛又癢,誰能真正的實踐:「有人打你左臉,你還奉上右臉」這種聖賢才辦得到的事情?

頑強的人選擇以暴制暴的回擊,柔弱的人只好忍氣吞聲,雖然知道自己被說個幾句又不會少隻手少隻腳,卻也難擋體內的源源怒氣侵襲。會記恨的人恐怕過幾年還沒齒難忘那種莫名其妙被羞辱的感覺。

從前的我也常為了一個陌生人一個惡意的評語而不高興許久,漸漸的我發現:在每天要面對很多人的生活中,我就好像是個必須住在小學操場旁的住戶,難免要忍受自家門窗偶爾會被來源不明的球打破的可能,如果我希望以一種平和愉悅的方式生活,總不能每次鬧到學校訓導處,要老師們找到元凶或賠款,只能尋找自力救濟的方式,讓自己受驚嚇的次數與精神損害降到最低。最好的方法無疑是:

容許人們有他們自己的情緒反應,我只負責自己的情緒反應。

他人有意無意想使你不高興,那是他們自己應該負責的事情,我無法控制,所以也不必一直大惑不解的問:「為什麼他要這樣傷害我?」「他怎麼可以這樣?」情緒反應本來就是莫名其妙,不一定可以按正常的推理來解釋,然而,我自己的反應卻是自己可以負責的,不必要隨它起伏。

常常覺得自己在人際中受傷害的人,多是把自己的情緒反應無條件交到他人手中,認為自己的快樂該由他人負責,才會覺得自己每天遍體鱗傷。

當情緒的主人並不容易,因為情緒動不動覆雨翻雲,決不是個好奴僕;它也是暗濤洶湧的海洋,我再怎麼不喜歡它,還是得航行於其中,質疑暴風雨為何忽然侵襲於是無補,重要的只是把自己這艘船造得堅實,且好好掌舵。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