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必因為你優秀而愛你】 | 淡如談感情 | 吳淡如

玫玫從小是個優等生。
 
她也多才多藝,學校裡頭的比賽,不管是演講,美術,自然科學…在別人看來,總是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取得很好的成績。
 
誰能真能天生無所不能?玫玫知道,她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永遠在努力。人家以及格為目標,她以一百分為及格。漸漸的,在一次又一次的超越自己後,她養成了一種「不喜歡輸」的個性。
 
她很努力,但她没有童年,當別的同學的爸媽在煩惱,為什麼孩子都不努力唸書的時候,她都活在一種緊繃的努力狀態。
 
她的母親重男輕女。不管女兒再怎麼優秀,她總能挑出缺點來。比如:「啊?這數學科怎麼考這麼差,妳太粗心了。」其實數學可能是九十分,而那次段考她已經是全校第一名。萬一無懈可擊,母親也可以說:「妳只會讀書有什麼稀奇?人家隔壁小花比妳強,會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妳看,張阿姨家那個Nana,英文字寫得比妳漂亮多了。」Nana是在美國出生、求學,返鄉只是探親呀。
 
幾乎很少得到母親的讚美。不過,媽媽在遇到玫玫的同學家長或老師,稱讚玫玫十分優秀時,會難得的露出一種慈祥的笑容,那就是玫玫努力的動力。
 
一路第一志願唸到碩士班,還是贏得很少微笑,很多挑剔。
 
唸研究所時,她有了男朋友阿宇。母親當然也没稱讚阿宇,因為阿宇不是她要的醫生女婿。
 
說實在的,在旁人看來,阿宇也没她優秀,阿宇就是個老實好人,餓了會帶她吃飯,病了會來看顧她。
 
她一直没有辦法決定,是不是要嫁給阿宇。
 
直到那一天,她碰到人生中的最大失敗。她考博士班失利了。
 
這是她没想過的事情!她唸碩士班也是第一名畢業的,就是因為其中一位口試委員很不喜歡她的研究主題,打了極低分!
 
知道後,她把自己關在小套房裡,一直在發呆。她有一種無顏見江東父老的沮喪感,一整天不吃不喝。
 
這對別人或許只是一次落榜,但對她而言是第一次落榜,天都塌下來了!
 
阿宇來按了十次門鈴,她才失魂落魄的開門。口拙的阿宇,第一句話就對她說:「妳知道嗎?我不是因為妳很優秀才愛妳的。」
 
這一句話,像溫泉一樣暖了她冰凍的心。她那一刻悟到了,原來,自己那麼的拼,是為了想要贏得母親的讚美。她潛意識裡一直認為:只要我再表現得好一點,妳應該會愛我。
 
她決定嫁給阿宇。也不再顧慮母親是否反對了。她知道他懂得她心中的結。
 
優秀成為她的習慣,或許應該感謝母親。但活在一種「不優秀就不被愛」的恐懼中,對一個孩子是很苛刻的酷刑。
 
無論如何都可以回去的地方,才是家。
 
就算你不那麼優秀還願意愛你,是真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