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沒有過去,但要如何面對過去? | 吳淡如

pixta_24917636_XL

和幾個大學時代的朋友聊天,免不了將話題轉向目前已經成為政治圈名人的同校同學,在新聞界工作的阿成提起一個舊日八卦:「現在在政治圈最有價值的單身漢之一的A,以前曾經和我同一個寢室,有一段很ㄑㄧㄡˇ的事,他一定不願意有任何人知道……你看他現在文質彬彬的樣子,一定想像不到他失戀時會做什麼瘋狂的事情!」
 
「別賣關子,快說吧!」
 
阿成先哈哈笑了兩聲:「他大一的時候,唸某私立大學的女朋友移情別戀,說要跟他分手,他待在寢室裡茶不思飯不想,痛苦了好幾天之後,忽然在某個傍晚失蹤了,我們都以為他去尋短了呢,著急得不得了,沒想到晚上他回來的時候一臉鬆懈、如獲大赦的表情。原來,他跑到女朋友的住處去把變心的女朋友打了一頓,還跟我們說:好爽……」
 
阿成繼續說:「出社會後,我們好幾次在政治性的場合碰面,他對我都是保持距離以測安全,不敢認我這個室友,可能是因為怕我把他做過的爛事情公諸於世吧!」
 
一個現在文質彬彬的人,在「人不痴情枉少年」的時候,竟然會風度欠缺到去把前女友打了一頓,實在挺好笑的。這讓我想起一位女作家卡羅.席爾滋(CAROL SHIELDS)的一句名言:
 
每個人一生中總有些章節不願重提,遑論高聲誦讀。
 
不管是不是功成名就,每個人總想為過去遮醜。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然而這個時代已經不一樣了,它已是一個英雄不怕出身低、好漢不怕做過壞事的年代,它慢慢懂得欣賞有瑕疵的過去,不再計較人們是否一定要有高尚的出身以及白玉無瑕的背景,「乞丐囝仔」和「流氓教授」都能成為暢銷書,就是實例。
 
我們不再相信任何人可以擁有「無懈可擊」的過去,是一種觀念上的進化。
 
尚且,我們還很害怕那些把自己說得偉大而完美,開不得玩笑,自認為從呱呱落地就具有偉人之相的人呢。
 
誰沒有過去,但如何面對過去呢?未必要把自認為醜陋的過去放上解剖台劃幾刀,或著書讓大眾高聲誦讀,但如果自己可以對那些不願重提的過去說:「啊,我以前真的很蠢!」就能真誠接受時間的洗禮,証明自己再也不像過去那麼矇昧無知了。
 
一個把過去的錯誤當成秘密緊張不已的人,並不能真正的成長與成熟。越怕人去挖,心裡越恐懼,會變成「杯弓蛇影,草木皆兵」,豈能活得安心?
 
過去已經發生了,不接受又如何?坦然接受過去,才能放過自己,且記取教訓,是一種寛容的慈悲。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