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妳該感謝第三者】 | 淡如談感情 | 吳淡如

蔚蔚實在想不通自己會敗在那女子手裡。
 
那個女人,有「花蝴蝶」的稱號,只會穿著曲線畢露的衣著,談笑遊走在想要接近她的男人之間。她至少從耳語中聽過,這兩年,她至少換了四個男朋友!
 
她總是畫著濃濃的眼線,貼著近似虛偽的假睫毛,說真的,她個子算矮小,臀部太寬,眼睛不大,鼻子不夠高,笑聲太假,裝出該死的嗲聲嗲氣!她曾經對男友正中說:「我真的搞不清楚,男人看上她哪一點?她的品味其實很差吔。」
 
正中帶笑的看著她批評那個女人,只說:「不關我們的事。」那時他們在熱戀中,正中走到哪裡都愛牽著她的手,連搭電扶梯時都可以來個黏膩的擁抱,不管別人怎麼瞧。
 
有一陣子她覺得他變冷了。她打電話來他常没接。從朋友口裡才隱約知道,正中成為花蝴蝶這隻毒蜘蛛的當前獵物。
 
怎麼可能?蔚蔚自忖,比起花蝴蝶,她清純得多,高雅得多,過去的歷史也清白得多。正中怎麼會這麼没品味?
 
然而事實就是事實。所有正中和她的共同朋友,都站在她那邊(至少她這麼認為),有幾個閨中密友,每個夜裡陪著她解悶消澆愁,聽她哭訴,一起咒罵花蝴蝶是狐狸精,不知給男人下了什麼迷藥;也一起痛責正中受不了誘惑,始亂終棄不是人,總會自食惡果…
 
甚至,還有室友為了要幫她出氣,故意從二樓走廊拿水潑花蝴蝶,還把正中新買來載花蝴蝶的輪胎消氣…她們也幫她出氣到處說這姦夫淫婦的不是,讓他們成為人民公敵…
 
這是很多年前的校園往事了。同學會時,有人提起這一段,蔚蔚愣了一下,笑道:「啊,真是這樣嗎?我早忘記了…」
 
她没有忘記,是故意不記,因為她現在活得好。現在美滿,自然而然忘記過去曾經發生的悲劇。如果可以重新來過,她必然不會為十年前的失戀呼天搶地。
 
也許必須要感謝第三者。花蝴蝶和正中這一段算維持得很久,一直到大學畢業,他們還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要故意對抗這一群詛咒他們戀情的團體。聽說後來他們還是分手了,正中嘗到被放棄的滋味。
 
正中的發展並不好,創業好幾次都没成功──至少,不如蔚蔚自己的老公好。徹底離開這一段失戀之後,蔚蔚也没覺得正中這個男人太好,他脾氣没很小,又大男人主義,上課在打混工讀不認真,這種人本來就不會太有出息。謝謝花蝴蝶把他帶離,不然,她就是個會從一而終的人。
 
失戀或失婚表現得越激烈,不過是在努力延續自己的痛苦。
 
其實,就算所愛的人後來和小三飛黃騰達,也該感謝她把他帶離,那麼你才是真的愛他,願他好。
 
我們放不下的只是佔有欲,還有落了空的自尊心而已。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