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人判刑的毒話 | 淡如談感情 | 吳淡如

有一對夫妻,都聰明絕頂,很早就結婚生子。

他們很幸運,兩個人的才能在工作上都得到很好的發展,在公司都有萬人之上、一人之下的重要職位。薪水優渥,請了保母照顧小孩,人人羨煞他們的生活。

不過,也因為太早就結婚生子也擁有了一切,他們都控制不了自己的驕傲。兩人都很聰明,知道怎麼說話可以讓對方受傷。

妻子很忙,忙得連照顧自己的健康都成問題,没有時間當一個溫柔好母親。丈夫只要指責她不是好媽媽,指責她不會做家事,她就暴跳如雷。

丈夫離開原有工作自行創業,剛開始時並不順利,在他為事業傷神或沮喪時,妻子並没有安慰他,反而用看好戲的態度指出他的諸多不是。

兩人都把劍插在對方最痛的地方。

一個蠟燭兩頭燒的母親最受不了人家指責她不照顧家庭。而一個事業遇到挫折的男人最恨人家懷疑他的能力。

兩個人看對方越來越不順眼,日日惡言相向,終於離婚了。孩子由先生監護,離婚之後,由於不必大眼瞪小眼,關係反而變得好一些。

離婚之後的好些年,妻子開始無法忍受,成功的事業只帶給她孤寂的生活,她主動尋求復合,經過了一番努力,終於感化了丈夫,把婚結了回去。

再一次和同一個人結婚,証明心中還有愛。兩人對自己的錯誤體會都很深刻,發現夫妻之間齟齬都來自於態度:

一、不再一直強調:你應該…卸掉對方應該要怎樣才是一個標準丈夫和妻子的想法,給予彼此心靈更大的自由。我們看不順眼對方,往往是因為心裡覺得「你應該,而你没做,你很糟。」

先生說,當一個人放下了期待心,幽默感才會出來。

二、不再用「你每次都…」「我知道你就是這樣…」的成見或話語來判對方死刑,一點也不給他扳回的機會。

每個人都有他「本性難移」的地方,復合前的小小壞習慣,復合後一樣會出現,只是更成熟的兩個人,已經懂得不要拿刀互捅;對於對方的脆弱或頑強,則學會了縱容。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