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以為好文憑是世上最好資源,這樣就不用一直證明我不笨 | 淡如看人生 | 吳淡如

我覺悟得晚。三十歲前,在談感情和跟人際關係或原生家庭的各種自我糾結中,憤怒,焦慮,憂愁,懷疑自己,浪費了不少寶貴而美妙的青春時光。

也就是說,我其實懺悔自己花了那麼多時間在跟其實不會得到任何成就感的事情,比如愛情拔河。

三十歲之前我像隻自以為有本領的「黔之驢」,其實招式很虛,有一張還算漂亮的學歷。

有關好好讀書這一點,我覺醒得比較早,大概是初二就開始覺醒了吧。在鄉下學校,我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初一的時候,只要我參加任何比賽,什麼作文啊閱讀啊演講啊,我幾乎都能名列前矛,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有一天我在上廁所的時候,聽到兩個女生在外頭談我:「那個吳淡如,不管她多愛出風頭,她成績比我差,這次月考只考了二十幾名……。」我很清楚的聽到這句話。

孔子說:「 不憤不啟, 不悱不發。」 我就是這種要受到刺激才會有所啟發的類型。我心裡想:「好傢伙!我……下次一定要讓你看看我也是會讀書的!」

我開始準備好好念書參加考試。後來,又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初三當時宜蘭縣的模擬考是全縣一起舉辦的,我考過好幾次全縣狀元。不只是「女」狀元,而是男女生全部的狀元。考試被我當成某種娛樂,所以升學主義雖無聊,對我造成的傷痕不深。

說實在的,後來想想,能夠看輕我的,都是我的貴人。被「黑」,其實是短空長多。

既然無敵手,那麼一直留在鄉下好像沒什麼意思,所以我才會來考北一女。那時候我悟到了,像我,沒有太好的外表條件,沒家世也沒有祖產,完全不能不奮鬥就出人頭地──那麼,世界上對我最好的免費資源,就是一紙好文憑。一定要念最好的學校,這樣我日後就不用一直跟別人證明我不笨。

到了北一女,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從鄉下來,中文被國文老師笑是「鄉下發音」,英文發音不標準,從來不知道有英語電台,第一次聽到英文歌,而且發現大家都會唱的時候,我真的好驚訝,她們到底是不是外星人呀!

高一成績不好參加不了樂隊,身高不夠參加不了儀隊,甚至作文還被老師評過零分、文不對題,也加入不了校刊社。高二為了證明我不只是個什麼都不好的鄉下同學,我努力讀書。

奮鬥會成為一種習慣,當然一直想要一百分,也會有很大的人生副作用。

沒有自信的人,一定會用自卑或自大當自己的臉。

我是個取巧的人,雖然當時我好景仰建築師這個行業,但我更想要上台大(一句老話,如果你什麼都沒有,年輕時最佳策略就是去拿一張好文憑,那麼你一輩子不用太努力跟別人證明自己不笨),上台大的話,念文法商顯然比念理工容易。所以我到高三時自己摸著頭想了想,轉到文組去。

轉到文組,連本來不算好的數學都相對下變得成績優良。高三的時候全校模擬考,我是真的考過北一女全校文科一千多個人中的第一名。那時候我得意的想:其實很厲害的台北人也不過是這樣呀!我不是那種超級用功的人,但我一向會用「老師會怎麼出題」的眼光來對付教科書。

總之三十歲之前,我是個不真的有自信,卻又挺自大的傢伙。

那時候的我,唯一擁有的資產大概是對寫作的熱情。

從現在看來,我那時候的「寬度」實在有限,只從有限的生活和閱讀上學習知識,活得並不是很自在,也過度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其實我年輕的時候,魯莽從來沒有缺過,但並不真的勇敢的追尋自己。

三十歲那一年,最難以承受之重,應該是我弟弟過世吧。

從小是資優生,念建中,考上台大電機系的他,是個聰明卻想法負面的孩子,大學一畢業,在種種解不開的情感的結之中,他選擇結束生命。

現在說起來平平淡淡,因為已經時移事往,事實上這個心裡的傷口結痂,花的時間,超過六七年。

我當初去學自己並不是很感興趣的機械相機,其實是為了轉化另外一種方式懷念他。

他在台大的時候,當過攝影社的社長。我學攝影的初心,是想要帶著他的另一雙眼睛看看這個世界。這個緣起,開啟了我的學習步履。我開始嘗到了主動學習的樂趣。述而作,對我充滿誘惑力,比跟人家喝下午茶聊是非有趣多了。

學習是我來到這星球最重要的任務

有些觸動過生命的節拍,聲音和瞬間印象,永遠像剛摘來的蔬果一樣有朝氣,在我的記憶寶盒裡,從來沒有被遺忘過。而且讓我相信,最光華亮麗的人生,就是由一些不為人知的感動所組成。

每個人都是來這個星球旅行的小王子,主動學習使你不遺憾。

如果這世界上靈魂不滅的話,我們可能會像「小王子」一樣,到每個星球旅行,這一生,有幸來地球。我,只可能來地球一次,那麼,學習就是我來這裡的任務。盡情的活,努力的學,也許什麼也帶不走,但那卻是讓我的旅程會過得充實愉快的經歷。

學習是很有趣的,可惜人類社會把學習制式化,設定了很多競爭規則,讓我們在學校裡為了和別人競爭,失去了自信。

我們被迫學習了許多不能解決生活問題,也不能夠幫助我們建立思考模型的知識,枯燥,苦,而且感覺被催逼。所以我們不知不覺的把學習妖魔化了,一想到學習就皺眉頭,就覺得害怕,心虛,自卑,煩悶,鬼打牆,而且還不自覺的想要和其他人比較。

被迫的學習,不管學的東西是多麼有意義,就像是強迫你吃下的東西,再美味的食物也會讓你失去味覺。

主動的學習,才能翻轉學習的樂趣。

而事實上,學習可以是極廣義的,就算是工作的時候,旅行的時候,上菜市場的時候,購物的時候,看書的時候,甚至追劇的時候,我也透過觀察,學到了不同的國家或不同的人身上,我所景仰的長處,和我欠缺的東西。

但是,只有生活上的學習與觸發,其實是不夠的。你不能老是等自己頓悟,你還需要課堂上的知識,因為系統性的知識歸結了前人智慧的累積。

我相信社會是最好的大學,但是一個人如果想要成長,不能只是隨意的在社會大學裡面打混,守株待兔的等待自己感悟。

學習,然後反思。才能夠把生命提煉出厚度。

如果只是守株待兔,不主動學習,那麼,就算活到八十歲,最多也只能倚老賣老。我們的身體退化,而智慧與智商並沒有進化,沒有反思能力的人,不論活到多老,情商也高不到哪裡去。

學有興趣的事,就能夠創造有節奏的生活。

本文摘自《天下文化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