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可而止是信任的藝術 | 淡如看人生 | 吳淡如

pixta_17868890_XL

適可而止,是一種藝術,也是自信和相信別人的表現。
 
該含笑道謝時,就不要再和這兩種信任纏鬥不休了。
 
蓋兒.伊雯斯(GAIL EVANS)是CNN的執行副總裁,她說過一個的親身經歷的故事:
 
她參加過一個大型會議,與會者七嘴八舌,讓會議欲罷不能。好不容易輪到某個要求部門預算的女性主管。女主管準備得相當周詳,面前擺滿文件夾,義正詞嚴的提出她的看法,一分鐘後,老闆已點點頭說:「妳說得沒錯,公司同意給妳這筆預算。」
 
這位女性主管只停了幾秒,竟又繼續同一個提案,老闆再度打斷她:「我已經說,妳可以得到這筆預算。」
 
有更重要的提案等著提出來。她卻還講個不停,繼續解釋準備好的細部內容。
 
「我告訴妳,預算批准了,」老闆再次強調,她卻不肯停下來,直到老闆生氣了,發了火:「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的答案是,我不批准妳的這筆預算,妳現在可以閉嘴了嗎?」
 
伊雯斯說:女性走入公司會議室前,常認定老闆一定會拒絕她的要求,但是老闆迅速答應她的要求時,她反而不知見好就收,繼續嘮叨不休,結果反而招來反效果。
 
身為女性,也很了解女性這種心理:分明已達到目的,我們卻瑣瑣碎碎的說下去、拐彎抹角的懷疑東懷疑西,確是因為我們的內心深處缺乏自信,不認為自己值得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個習慣,不只是在辦公室裡常見,在女人聽到心愛的男人求婚時也是如此。明明想要他求婚想瘋了,當他有一天說:「親愛的,妳願意嫁給我嗎?」的時候,女人卻會有如下反應:你是說真的嗎?是不是只因為我給你太大壓力,而你內心深處根本不想娶我?你不會後悔吧?
 
該欣然接受時,卻叨叨不休,把話說多了,是女性的通病。抱怨自己做牛做馬卻得不到回報的人,往往就是這樣「求仁得仁」的。
 
他送來精緻的情人節的禮物,她在感動之餘卻告訴他:其實她並不是真的要這個,因為太浪費錢了,而且其實那是個不實用的奢侈品….送禮的人當然會感覺自己的熱臉貼上冷屁股。
 
還有,丈夫洗碗,太太雖然領情,但也不忘嫌他洗不乾淨,自己再洗了一遍(這意味著:其實這是我份內專長,我還是洗得比你乾淨),怎麼能怪他不想再次幫忙?
 
伊雯斯說得沒錯,於公於私,女性都得學會見好就收。
 
當讚美時,女性也常不知適可而止,說了太多。
 
常見的是孩子考了不錯的成績,喜孜孜的拿來給媽媽獻寶,媽媽也總不忘補上兩句:這次考得不錯,但XX方面你還是要加強,像人家XXX…..雖然心裡高興,卻好像還要訓幾句才會甘心,原因在於怕孩子得意忘形。說者無心,領教者都不服氣。
 
忸忸怩怩非現代淑女,用囉唆來盡責任,更不是新世紀的賢婦。
 
適可而止,是一種藝術,也是自信和相信別人的表現。
 
該含笑道謝時,就不要再和這兩種信任纏鬥不休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