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自己的聲音 | 淡如看人生 | 吳淡如

那是多年前一個燠熱的下午,當天的溫度大概是入夏以來最高溫吧。我趕往演講會場,一進門,就發現狀況不妙。

這是由一個電視台所辦的演講,為了配合一齣主題與女性的刻苦耐勞精神有關的連續劇上檔,該台特地辦了一個看似有深度的兩性演講系列,作為宣傳之用。

有了一些演講經驗,但並不算是個中老手的我開心的接受了邀約。主辦人言明:雖然沒有什麼酬勞,但會在電視台大打廣告宣傳,供觀眾索票,當時對一個作者而言,已是一種殊榮。若非電視台主辦,哪一場演講可以動用到昂貴的廣告時間呢?

前一天,主辦的小姐還很高興的告訴我,門票被索取一空,會場必定人山人海。

然而真實的狀況遠超乎想像,我到會場前已有一位教授級的人物在台上演講了,原來他們把兩場演講排在一起,要聽眾連續參加長達四個小時的講座,這種作法確實高估了聽眾聽課的能耐,恐怕只有直銷集團的講座可以讓聽者無怨無悔的支撐這麼久吧。

更糟的是可以容納千餘人的會場只有小貓七八隻。不是說是一票難求嗎?主辦人也很不好意思的對我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可能是天氣太熱了吧…..打電話來要票的人真的很多…..」

我真佩服台上這位教授,他可以完全不管台下反應,一個人用讓人聽得不太清楚的廣東國語一直講下去,聽眾們大多睡著了。因為有三分之二的聽眾是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家。

場面實在尷尬,我真的很想逃走。

兩腳不斷的想往外逃,只靠奄奄一息的理智把自己拉回來。

最難熬的一瞬間,在於上一位演講者下台的時候,竟然一點掌聲也沒有。主辦人要我馬上接下去講,我實在不忍心疲勞轟炸那些昏昏欲睡的老人家。這時,有一個聲音開始對我說話:「照原訂計劃講吧,就當它是一個考驗,如果妳可以順利講完這場演講,任何一個場面都不會為難到妳!」

就跟「不可能」賭一賭吧。我決定盡力,不管有沒有人聽,我的熱誠不能因為沒有掌聲而褪色。

我完成了這場最無法承受的演講後,有一位老先生走過來,以濃重的鄉音對我說:「小姐,我不認識妳,妳叫什麼名字?妳講得挺不錯的,本來我只是進來吹冷氣睡個午睡,沒想到聽妳講故事還很有趣!」

還有位老太太走過來拉我的手:「我以為進來會看到連續劇的女主角呢,妳在裡面演什麼角色?可不可以告訴我?」

我很感謝那個在急難時拔刀相助的「自己的聲音」。果然在此後,就沒有任何局面難得倒我,包括被我視為是「橫越兩岸最大挑戰」的上海復旦大學演講(我怕的是兩岸語言、風情不同,與聽者有隔閡),和多年前那場演說比起來,難度也不到五分之一,我成功了。

聽眾冷漠反應稀落,還要露出微笑、表現出水準,才是演說者最大的挑戰。

我一直很感謝那場沒幾個人來聽的演講,它彷彿是命運別出心裁的安排,讓我明白,原來在危急時刻,我會聽到「自己的聲音」,安撫自己,且選擇一條必須走的路。

我明白:因為我改變了態度,環境變得不再那麼不舒服。當環境無法改變,就和自己玩個遊戲,改變態度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