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淡如:孩子是乖寶寶,是好還是壞呢? | 淡如看人生 | 吳淡如

幾乎沒有爸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乖。
 
但我發現,只要人一過了青春期之後,就不希望被人家用「你好乖」作讚美。
 
為什麼?
 
幾個高中生告訴我:那根本不是讚美,好像在罵他笨、平凡、呆板、沒創意、人云亦云、土裡土氣似的,如果真要讚美他,他寧願接受「你好酷!」「你真可愛!」「你好聰明!」「你的EQ很高哦」這些比較現代化的用語。
 
青少年們趕流行,忍肌膚之痛,穿鼻環、舌環、肚臍環、剌青,在成人社會看來好像是一窩蜂盲目趕流行的噁心行為,也有老古板們祭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古話大罵他們愚不可及。說穿了,這個現象卻也象徵著:他們想證明自己不是那麼乖,證明他們敢於耍酷,反正又不犯法,只是痛了點。
 
於是「一窩蜂」的想證明自己「與眾不同」。
 
背後的心理因素,是好想讓自己看來不一樣,藉流行的肯定得到一種自信。
 
想得到自信,是因為心裡並無真正自信。想得到肯定,是因自己沒法肯定自己。
 
「我希望他乖一點就好。」這樣的話語不只自青少年的家長口中,也常出自於控制欲很強的情人口中。
 
「乖」在一般人心裡該是怎麼定義的呢?
 
有某幾種「乖」是正面的,比如:
 
在人際關係中遊刃有餘、顯得乖巧懂事又可愛,是公關高手。
 
該動時動、該靜時靜的乖,是自制力強。
 
對情人專一的乖,是自願臣服於愛,所以溫柔。
 
讓父母感到受尊重,是孝順。
 
把自己份內的事都完善,是有責任感。
 
脾氣穩定,是EQ高。
 
這些比較有彈性的定義常被收網在「乖」裡頭,又遠非乖字所能涵括。
 
然而,很多人口中的乖,是全無柔軟度的,只是「不要有你自己的主見,乖乖聽我的話就好,省得我麻煩」。
 
這種乖就很危險了。
 
在報紙上,我們有時會看到記者去訪問一個犯下滔天大罪者的父母或鄰居,發現這個「XX之狼」、恐怖份子或嗜血的傢伙,在認識他的人眼中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這些罪犯們常被形容為:很聽父母的話、沈默寡言、斯文乖巧……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像在月圓之夜忽然變成狼人?
 
事實上,長期被壓抑的人,表面上好像都很乖,積壓的鬱悶卻常默默的尋找著一個驚世駭俗的出口。
 
不習於表達自己理念的人,也被迫在自我密閉的迴路裡自言自語,所有的想法都在黑暗的下水道中累積。
 
慣於聽命令的人,會像一個被後繩綁縛手臂的傀儡,有一天碰到一個更強勢的總司令,他就會依令行事,一點判斷能力也沒有,只能當應聲蟲。
 
太被保護在溫室裡的小乖乖,像沒有免疫力的玫瑰花被移植到現實的森林中,完全失去招架的能力。我常看到父母心中乖得不得了的女孩,在所遇非良人時,被暴風雨般的愛情刮得東倒西歪、枝折葉朽,還不相信「為什麼他會那麼對我?」,頭破血流還不肯逃開。
 
太乖,抵擋不了壞。
 
太乖,被騙了還會幫人數鈔票,實在很危險。
 
太乖和太壞都有危險。不同點在於,個性太壞的可能在很早的時候就會吃足苦頭而學乖,太乖的一輩子常都「學不乖」。
 
有點叛逆並不是壞事。就讓他自己學乖,人人都有一條自己的石子路要走,再愛他頂多只能給他一雙好鞋,不能替他走路。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