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幸福的婚姻,就要讓另一半飛 | 淡如談感情 | 吳淡如

觀察發問者的心是蠻有趣的。最近我發現,要從心理年齡上區分E世代與非E世代,可以從他們對婚姻的疑問來區分。問「什麼時候要……」的人多半比我老,要不就已經成為人家的上一代,E世代而比我年輕的人問我的卻是「為什麼要結婚?」
 
E世代對婚姻的想法與上一代已經不盡相同。「為什麼不結婚?」是上一代的思考,這一代可能看多了婚姻悲劇,往「為什麼要結婚?」思考的人多了起來。
 
到校園演講,二十歲左右的女孩常問我:「你主持了那麼些婚姻節目,看多了怨偶,難道不害怕婚姻嗎?」
 
我看過的怨偶確實不勝枚舉,這些夫妻對彼此怨懟已深,卻多半還願意白頭偕老,如果婚姻也要以「蓋棺論定」來判斷成不成功,他們都算是傳統的佳偶吧。這一些夫妻,在談及外遇事件和家庭暴力事件之後,只因對方一句體己話,還可以破涕而笑,真叫我佩服他們的寬宏大量;他們忍耐著對方的賭癮、酒癮、放蕩或霸道,口口聲聲都說是為了孩子,以為不分裂的家庭就是健全家庭。
 
但聽他們激動的談起成年往事,我就明白,這些傷痕還會跟隨著他們一輩子,對於被蹧踏與耽誤的大把大把時光,他們有著「明知討不到債的債權人」的遺憾,不痛心都難。
 
婚姻觀在改變。以前的人像被怪獸困住的古堡公主,希望婚姻來改變他或解救他,現代的年輕人希望:婚姻不要改變他什麼,特別是他的自由。
 
我結婚,是因為我知道婚姻不會強迫改變我什麼,不會使我放棄理想和堅持,不可能使我放棄自己。即使有一些細節上的妥協,必須是我甘心願意。
 
如果擺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傳統婚姻」,雖千萬人吾不往矣。
 
我佩服傳統女性的堅毅美德,但對我所看見的「傳統」婚姻心懷畏懼。
 
所謂傳統的婚姻,以忍耐與傳宗接代為前提。一旦結婚,就得披著枷鎖上路,走在一條不得不犧牲自我、卻沒人因而得到快樂的路上。很多人走進傳統婚姻裡,失去個人所有的尊嚴、人生目標與自主權──包括經濟支配權和時間、空間支配權,只成為一個忙碌且盲動的機械,再也沒有自己。大家只能期待著媳婦熬成婆,或盼望晚年責任已了時能不能活得輕鬆點?
 
上一代做得到,這一代成長環境不同,實在很難這麼忍一輩子。
 
誰不害怕這樣的婚姻?我們值得為它感到「理性的恐懼」。
 
但身為這個時代的男男女女是幸福的,我們不必再像上一代,必得為了種種不得不的理由削足適履。
 
我相信,不必委屈求全的婚姻,才是理想的婚姻;越會尊重對方成長、不假傳統之名強行要求對方的伴侶,才是天成的佳偶;而時時可以笑聲洋溢的家庭,才是幸福的家庭。
 
最近到南部的一所大學演講,我問一位男同學:「你喜歡什麼樣的女生?」要他開出條件來,穿著邋遢的他一開口說:「我喜歡懂得追求自己人生理想的女生!」這真是個太討E世代女性喜歡的回答,馬上贏得在座女同學熱烈的掌聲,長相平凡的他彷彿立即變身為大家的白馬王子!
 
看著上一代的人在傳統婚姻中多半吃足苦頭,這一代可不想再依樣畫葫蘆了。聰明的E世代已經了解,要一個「你要的」婚姻的前提是:做個自主的人、不人云亦云、隨波逐流的人,也找到一個不需要你拯救,願意尊重你的自主權的人。
 
幸福的婚姻是個鳥巢,讓鳥兒願意回家,不是鳥籠,讓鳥兒成天想往外衝,直至死了心。
 
雖然,想排除傳統婚姻的掌控力和逼婚壓力,想得到幸福,這個時代的你還是得自信心堅強、定力十足才行啊。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