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自己,只會讓心情更DOWN | 淡如看人生 | 吳淡如

有個朋友一直給我「情緒穩定」的感覺,好像每天都神采飛揚,我問她:「難道妳沒有負面情緒嗎?」
 
「怎麼可能?」她笑道:「就像月有陰晴圓缺,人也有某一天特別衰,我也有很不爽的時候啊。」
 
「妳是怎麼度過的?」
 
「很簡單,沒有特別的方法,我只是在心情不好時不虐待自己。最吃虧的事就是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或別人已經對我不好的時候,還對自己不好。」
 
實際的作法很簡單,買一束一百塊的花送自己、上健身房、喝杯好咖啡,有時會去百貨公司的拍賣花車搶購一件她覺得物超所值的東西(因為心情不好時買的東西通常是錯的,所以不要一值千金讓自己後悔)。
 
確實有些人會在心情不好時虐待自己。
 
最嚴重的是那些靠割腕或拿自己生開玩笑來乞憐的人。靠虐待自己來達到目的,久了這個法寶也沒用了,還會讓自己變成一個習慣性自虐狂。
 
有的人愛鑽牛角尖,好像把自己囚禁在暗無天日的監獄裡,狠狠的抽自己好多鞭,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強顏歡笑也是一種虐待,明明很苦,還要出笑容說「我沒事」,明眼人都知道,他在說謊,笑比哭難看。
 
還有人用暴飲暴食或不吃不喝來虐待自己的胃。傷了健康,後患無窮。
 
還有不斷的自怨自艾傾訴苦情,講一次,傷一次心,陷在負面情緒裡,死也不肯自行脫身。
 
有一位廣播的聽眾很會打比喻,他說,他就有這麼一個朋友,都失戀那麼多年了,還像一個明明只在水身及腰的淺灘,卻不時喊著「我要淹死了」的人,他就害怕接到那個朋友的電話。
 
找人傾訴是好的,但找錯了人是虐待自己,越說感覺越糟也是虐待自己。
 
語言該是釋放情感的,而不是用來累積怨毒的。
 
生活比較多元化的人,比較不會在心情不好的時候虐待,反正這件事情受到挫折,還有另外的事情做嘛,不會拼命的往那一扇關掉的門撞過去。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