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辜負傻女人 | 淡如談感情 | 吳淡如

大家都知道美心對大雄很好。她跟著大雄七年了。大雄自己創業,當他的司機、家管、秘書、清潔婦,每天忙得像個陀螺。把他的事都當成自己的事,也不問薪水有多少。

然而,打從五年前開始,大雄對她就没有好臉色。對她說話頤指氣使,罵起她來像潑婦罵街,晚上寧可留在辦公室不回家。

他趴在自己的辦公室睡著,美心也會在外頭等著,像一隻忠心耿耿的狗。「我怕他太累了,一定要載他回家才安全。」

雖然同居在一個屋簷下,但大雄對外並不承認美心是她的女友,只願介紹她是同事。

美心比較喜歡提起大雄。在同事們的眼裡,大雄對美心確實不夠好。美心在這段感情中唯一的樂趣,只剩下在朋友們面前抱怨大雄,以爭取一些「妳怎麼這麼傻」的同情了。

兩人吵架時,大雄甚至還會當面趕她走。「看我不順眼,妳滾啊!」她氣不過,也會離家出走,大雄也没有找她,要不了多久,她又會自動回巢,已是一種慣性。

最讓美心無法忍受的是,大雄派她出差時,竟趁機把另一個女人帶回家裡過夜。美心知道了,氣呼呼的質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大雄說:「我本來就不愛妳,是妳自己要留下來的,我對妳老早就没有任何興趣。這是我家,我高興帶誰回家,都是我的自由。」

美心要友人評評理,大雄這樣對嗎?「我為他付出那麼多,他為什麼那樣對我?」

很多人同情美心。除了大雄。

没有人認為美心應該留在這一段關係裡,除了她自己。

當一個男人不願意介紹一個女人是他女朋友的時候,意味著他不想要這段關係了,而當他會趕一個女人走的時候,則表示他一點也不愛她了。若他連帶女人回家都理直氣壯時,則表示他不顧一切就是希望妳消失在他眼前了。女人留下來,繼續付出,希望在兩人關係裡爭取「社會公理正義」的支持,無異是緣木求魚。

當男人無情時,她還堅持著她有義的,肯定是個痴心女。但没有理性的痴等於傻,值得同情,但不值得嘉許,辜負她的是她自己。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