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怕被包養 | 淡如看人生 | 吳淡如

大成工作多年拿了不少股票,近四十歲的他心想,既然已經薄有積蓄,而公司最近也面臨改組,壯志難伸,那就辭職休息一年好了。

他先是欣喜若狂的帶著妻小暢遊歐洲,算是圓了他的人生夢想。

回到家後,他開始練習廚藝。但並不讓他覺得很愉快。

「第一天到菜市場去,歐巴桑們很熱情的招呼我,說我是好先生,會幫太太買菜;第二天起就開始問我:先生做什麼工作,怎麼每天都可以幫太太買菜?市場裡的男性顧客每個看起來都是退休老人,我顯得太引人注目了。」

帶孩子參加學校的活動都不太愉快,因為人家都是「導護媽媽」,只他一個男性,連老師都問他:「陳先生今天怎麼有空可以來?」

跟其他專任家庭主婦的導護媽媽,他也無話可聊。

「最可怕的是不敢跟以前的朋友會面。本以為有空了,可以重溫友誼,但和朋友見面時拿不出名片來,好像没有穿衣服一樣。」

還有,本打算這一年可以好好練高爾夫,每週到球場打幾場球。非例假日的球伴也比他想像中難找。大家都有事,獨獨他有閒。

非例假日有空的,都是事業已穩定的大老板,偏偏他又不是,自覺心虛。

看著鏡子,都覺得自己没魅力。太太對他說話的口氣變得不太客氣。若他提議晚上全家一起到哪裡去玩,太太總會白眼看他說:「我工作了一整天,好累,可不可以饒了我呀。」

意思是,誰像你每天閒閒留在家裡!

過了三個月,有份工作找他,不顧薪水高低,他先去上班再說。

重新回到工作職場,他才發現工作才是男人最忠實的朋友:付他薪水,又確保他不無聊,不被歧視。

難怪有個英國火車駕駛員,在中了台幣四億大獎後,帶了全家度假幾個月,就覺得受不了,馬上回去工作。工作薪水對他的財富來說微不足道,但他很開心的表示:實在無法忍耐餘生都在度假的日子!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