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手之後態度差太多 | 吳淡如

志屏在追秀群時,是一個無懈可擊的體貼男子。

秀群在廣播電台上班,由於她是個新人,無法選擇排班的時間,下班時常常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第二天九點又得坐在麥克風前播報。

志屏是追她的男人中最體貼的,連續一個月的午夜十二點,他都準時出現在她公司門口,帶她吃宵夜,送她回家,兩人常常在車上聊到半夜兩三點。

「我自己回家就好了,我怕你累,第二天你還要上班呢。」秀群總覺得不好意思。

志屏也是上班族,第二天九點,也得準時打卡。如此追求過程,必須犧牲的就是睡眠時間。

睡眠不足,但精神奕奕,是熱戀族的特性。

他來等她時,常常會帶小禮物來,有時是一個可愛的小東西,有時是他削好的水果。他削的水果看來拙拙的,但她吃在嘴中,甜在心裡。

就這樣,秀群接受了志屏,和自己原來的男友分手了。

這一回,當她再次說出:「我自己回家就好了。你明天還要上班,我不要你太累」之後,志屏果然再也没有出現在廣播公司門口。

當她同意和他正式交往後,他的懶散漸漸現形。以前,是他到她家幫忙修馬桶,現在,是一個燈炮壞了說十遍他也不記得要換。以前,他會打電話來當鬧鐘,輕聲的說:「小豬,要上班了,別貪睡了,要起床囉。」追到她之後,根本忘了有這麼一回事。她午夜下班時打電話給他,他常常還在應酬,電話裡傳來卡啦OK的聲音,還有小姐們的鶯聲燕語。

他追她的時候,從來没去過「第二攤」的。

最糟的是她還碰到他的前女友。他那主動選擇分手的前女友,遭遇與她相同:「他追我時,讓我感覺我是個備受呵護公主。等我一心一意和他交往時,我馬上得變成一個獨立自主的女金剛。」

落差實在太大。

他的下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出現在她的辦公室門口,就在她決定和他分手的那天。當天晚上,她以簡訊下了通牒,他可憐兮兮的在門口等她,手上帶著一小袋削好的梨子。

她的眼睛很尖,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路邊水果攤賣的削好的水果。

她陪他走了一小段路,微笑的告訴他:下次你追女朋友,可不可以前後差距不要太大?否則,對女人來說,失落感實在很大,好像愛上你根本是在為自己找碴!」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