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敢關心的女人 | 淡如談感情 | 吳淡如

慧娥又一聲不響的帶小孩回娘家去了。

當男女朋友的時候,志凱很怕慧娥生氣不理他,總會好聲好氣的跟她賠不是。婚後三年,他變得有點習慣了。她生悶氣,打冷戰,剛好,他可以落得耳根清淨。

她帶小孩回娘家,更好,那幾天他做什麼都没人管,回到可愛的單身漢時代,若是週末週日,更加美妙,每天早上打一場高爾夫球,晚上還可以去游游泳,到朋友家打打麻將,不必受什麼「家庭日」的限制。反正岳父岳母比老婆更會照顧小孩,小朋友很愛回外婆家。

反正,没兩天慧娥就會回來。回來之後,他會假裝什麼事也没有,不久,慧娥還是會恢復跟他嘮叨的習慣,不說話,她比他更受不了。

他就當慧娥出去度假。他也可順便開個小差。簡直是兩全其美。

果然,週日晚上十一點,他回家時,慧娥回來了。他本打算裝累,洗個澡就默默上床,慧娥怒不可抑的叫住他:

「你當我是石頭還是木頭?你可不可以關心一下我?你打算裝聾做啞到幾時?」

他嬉皮笑臉的回答:「我哪有不關心妳?妳回來了,歡迎歡迎!」

「別裝了,你根本不關心我!我若死在馬路上你恐怕要等到新聞報導後才會發現!」

慧娥的比喻讓他大笑。什麼時候老婆這麼幽默。

「好啦好啦,別生氣啦,那我關心妳嘛。」他壯膽坐在慧娥身旁:「那妳要我關心妳什麼?」

慧娥聽了,又開始生悶氣。

「請幫我評評理,」志凱說:「她又不告訴我,我怎麼知道要關心她什麼?如果我再逼問下去,她常没完没了的講些實在不值得關心的或別人家的事情,我很累吔。」

女人常常抱怨男人不關心他。但男人的心聲常是:「我真的不敢關心她,一關心就没完没了,抓不到主題。」問題在於,女人所需要的關心,未必有具體事宜,她只是希望自己愛的男人多吁寒問暖,多傾聽。

雖然,有時候她也不知道自己要男人關心什麼,只知道他給她的關愛不夠。

女人的說話,常没重點,男人的傾聽,總在抓重點,兩性之間若找不到共同主題和平衡點,男人就會想逃避,而女人覺得男人不夠關心。

有時擁抱也可以解決問題。但此舉若太唐突,又讓女人覺得:你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還想到性?我要的是關愛而已。

我要留言